八旬老人情痴印章

衢报传媒集团见习记者 童子遇 文/摄

对许多人来说,退休,意味着自己清闲人生的开始,一杯清茶,一份报纸是不少人退休生活的写照。然而,在我们衢州金沙门户新闻,有这样一位老人,在退休之后开启了他的刻章新生。

他,就是现年87岁的老人王道凡。

王道凡在写印稿

半路出家,自学篆书

8月20日,记者来到衢州金沙门户新闻市区长竿街王道凡的家中,见到了这位“印章”老人。

一间不足7平方米的狭小书房,曾是王道凡夜以继日、废寝忘食刻章的“战场”, 这里珍藏着500多枚他篆刻的印章,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他的书画作品。王老说,这些作品都是他在退休之后自学完成的。

“我的篆刻之路,可以说是从我老伴开始的。”王道凡说。

这还得从1988年说起。一天,王道凡的妻子捡到一块矾石,回家后,就半开玩笑地问他能不能把这块石头刻成私章。令妻子没有想到的是,过了几天,王道凡竟然真的把私章刻成了。“我很惊讶,没想到他真的能把石头刻成章,而且还刻得蛮好。”王道凡妻子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,“老头子当时就跟我说,退休之后想刻更多的章,我看他对刻章也挺有天赋的,就一直支持他。”

“想要刻出好印,就必须写得一手好字。”为了写好篆书,王道凡在1993年退休后参加了衢州金沙门户新闻市老年大学的书法培训班,在课上练完字后,又在课下进一步巩固。“我当时每天写篆书就要花好几个小时,有时候写到手臂麻了才休息一下。”王老边说边从书架上抽出一本2400页的汉语大词典,里面基本上被翻阅标记过,“词典里的每一个汉字边上都有篆书的书写样式,但是字很小,我就左手拿放大镜,右手拿毛笔临摹。”为了更好地学习每一个字的细节,王老去书店花了将近1000元买了几十本篆书的书帖,天天练习。

经过老年大学的培训以及自己的努力自学,王道凡将篆书写得有模有样,也为篆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王道凡篆刻的部分印章

醉心篆刻,作品数百

“学习‘四绝’乐无穷,坚持不懈下苦功。陶冶情操促长寿,重在参与记心中。”这是王道凡为自己丰富的退休生活写的一首小诗。他说,诗书画印四者本为一体,在他26年的以“诗”为友,以“书”为乐,以“画”为情,以“印”为伴的日子里,创作了上千幅书画作品,刻的印章有500多枚,写的诗更是不计其数。

“在这‘四绝’里,我在篆刻上花费的时间最多,也最令我自豪。”学会篆书后,王道凡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到篆刻上。

“篆刻讲究三要素,篆法、刀法和章法,我那个时候只对篆法稍有研究,但对刀法和章法一无所知。”于是,王道凡买了一百多本有关篆刻的书刊、杂志和报纸合订本,并着重研究近代中国印坛三大家吴昌硕、齐白石、黄牧甫的篆刻作品,仅是这些资料,就花了王老8000多元。

为了更快地学会篆刻的技巧,王道凡边研读边实践。在他书房的书架上,有个铁盒,里面装着9把大小、粗细不同的刻刀。“我曾买过几十把刻刀,用废了好多,有的刀我连着用了好几天就钝了,重新打磨锋利后接着刻,有的刀就直接被我刻得没法用了。”经过不断地练习,王道凡慢慢地领悟到了篆刻的技巧,篆刻手法也变得越来越高超。

“我当时为了刻章,真的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”王道凡记得有一次为了刻一枚印章,一大早就起床了,从早上刻到晚上6点钟,老伴叫他休息一下,他说再刻一两个小时就不刻了,但是刻着刻着就忘记时间了。到了晚上12点钟,老伴催促他睡觉,他才反应过来夜已深了。

“记者同志,给你看看这么多年来最让我感到自豪的章子。”说罢,王道凡从柜子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两个大铁盒,打开盖子,解开包裹的布料,200枚“百寿百福”印章跃然而出。“这200枚印章是我最喜欢的作品,我花了一年半才把它们刻好。”这100枚“寿”字和100枚“福”字由不同的字体组成,有楷书、隶书、行书、草书等等,但最多的还是篆书。

“我把我这几十年学过的所有书法字体都应用到了这200枚印章上。那个时候在报纸上看到有很多人写‘福’‘寿’这些字,于是我就想刻个百福百禄百寿百喜四百个章子,但是到后来身体吃不消了,就选了最好听的‘福’‘寿’二字刻了出来。”

如今,王道凡已是87岁高龄,身体早已不允许他篆刻印章,他就在宣纸上书写印稿。翻看王老这些年来所刻的印章、书写的印稿,大多是毛主席的诗词、中国历届领导人的名言金句。王老用一个个印章和一张张印稿表达着他对祖国的热爱和赞美。“我是一名老党员,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,我要向伟大的新中国献上我的一份贺礼,祝愿我们的祖国更加繁荣昌盛。”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